全球生育能力危机:新研究显示全球精子计数进一步下跌 而且下跌速度正在加快

2022-11-24 15:56 神秘的地球 神秘的地球
全球生育能力危机:新研究显示全球精子计数进一步下跌 而且下跌速度正在加快
 
数个成熟人类精子(又称为精虫)的彩色扫描式电子显微图像(SEM)。每个精子的长度大约是65微米,可大致分成头部(红色)、颈部和尾部(蓝色)。MICROGRAPH BY DR TONY BRAIN,SCIENCE PHOTO LIBRARY
 
全球生育能力危机:新研究显示全球精子计数进一步下跌 而且下跌速度正在加快
 
精液分析中也包含网格式显微镜检查,让技术人员能够估计精子数。在本图中,每毫升精液中有6000万到7000万个精子;正常数量是每毫升大约1亿1300万个精子。世界各地对于男性生育能力的研究显示,男性精子计数从1930年代持续下降至今。PHOTOGRAPH BY JAMES KING-HOLMES,SCIENCE PHOTO LIBRARY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TACEY COLINO 编译:涂玮瑛):全球精子计数下降的速度比我们以为的更快,一位专家说:「我们可能会跨越临界点,到时大多数男性的生育能力都会降低。」本文说明可能增加男性不孕风险的环境因素和生活型态因素。
 
五年前,有一项研究描述精子计数陡降,因而引发人类正在走向灭亡的极大担忧。如今有一项新研究显示,精子计数又进一步下跌,而且下跌速度正在加快,使大家开始害怕日益迫近的全球生育能力危机。
 
第一项研究于2017年7月发表,显示在1973年至2011年之间,北美洲、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男性精子计数(亦即单次射精的精子数)下降超过50%。自那时起,由相同研究人员领导的团队就在过去10年内持续探讨这个现象。在一项新的整合分析中,研究人员分析了2014年至2019年之间发表的精液检体研究,并加入他们先前的数据,而这项分析也在今天刊登于《人类生殖最新发展》(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期刊。这些比较新的研究具有更趋近全球的视角,并纳入1万4233名男性的精液检体,包括中南美洲、非洲、亚洲的男性。研究结果是:总精子计数不仅继续下降──达到62%的下降幅度──而且自2000年起,每年的下降幅度已经变成两倍。
 
2017年的报告也显示,精子浓度(每毫升精液的精子数)每年平均减少1.6%,在过去40年间,这些地区的男性精子浓度总共减少52%以上。
 
研究的共同作者珊娜.史旺(Shanna Swan)说:「下降趋势没有逐渐平缓,而是急遽又显著。」她是纽约市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生殖与环境流行病学家。「整体而言,下降的幅度相似,但如果我们检视近年状况,就会发现下降速度正在加快。」
 
研究的主要作者哈盖.莱文(Hagai Levine)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布朗公共卫生学院的医学流行病学家,他认为研究结果「令人担忧,因为我们原本希望下降趋势会在某个时间点变得平缓。但事实可能相反,而且我们可能会跨越临界点,到时大多数男性的生育能力都会降低,或是这种下降趋势的原因也会显现在其他不良的健康趋势上。」
 
日益增加的不孕症
 
生殖生理学家艾米.史帕克斯(Amy E.T. Sparks)说,与大众观念相反,男性和女性发生不孕症的机率是相等的。她在爱荷华大学进阶生殖医学中心担任体外受精与男性学实验室主任。她说:「我认为,『不孕症主要是女性问题』这种观念之所以出现,或许是因为先开始为不孕症寻求医疗协助的人往往是女性而非男性。」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男性和女性的生育问题各占三分之一的不孕症病例;其余病例则是男性和女性因素共同导致。
 
但丹麦罗斯基勒大学和哥本哈根大学医院的分子毒物学家大卫.克里斯顿森(David M. Kristensen)说,新数据显示「精子计数低的男性比例大幅升高,他们使伴侣受孕的能力也因而减弱」。他并未参与该研究。他说:「这不只是受影响家庭关注的问题,也是社会大众关注的问题,因为意大利和日本等许多国家已经出现人口缩减的问题。」
 
精子计数下降不仅是生殖问题,也令人担忧这个现象与男性的各种健康问题有关。迈克尔.艾森柏格(Michael Eisenberg)指出:「精液质量和整体健康有关。研究显示,精液质量不良与睪丸癌、心血管疾病、〔早发〕死亡的风险增加有关。」他是史丹佛大学医学院的男性生殖医学与外科主任兼泌尿科教授,并未参与任一项整合分析。
 
克里斯顿森说:「我们可以把精子计数下降视为男性整体健康的生物标记。」
 
事实上,一项于2018年发表在《男性学》(Andrology)期刊的研究发现,精子浓度较低的男性有较高的住院风险。精子浓度低于每毫升1500万个精子就视为低浓度,相较于精子浓度较高(每毫升5100万至1亿个精子)的男性,精子浓度低的男性在36年间因任何理由住院的风险高出53%。即使研究人员根据体重、吸烟和其他因子进行对照,这种效应也持续存在。
 
复杂的因素
 
必须注意的是,精子计数下降不是凭空发生的。史旺说,低精子计数往往与低睪固酮浓度和出生前的男性生殖器发育变化有密切关联。她著有《计数下降:现代世界如何威胁精子计数、改变男女生殖发育,进而危及人类的未来》(Count Down: How Our Modern World Is Threatening Sperm Counts,Altering Male and Female Reproductive Development,and Imperiling the Future of the Human Race)。
 
史帕克斯解释说,男性制造精子需要一定浓度的睪固酮,而且睪丸必须能够调节造精组织的温度。他说:「研究报告睪固酮浓度正在减少,而在同一时间,这项整合分析也在测量精子制造率。」
 
我们也需要知道,能够影响精子质量的因素不仅是男性在一生中接触的物质。准妈妈在怀孕时接触的物质也可能影响儿子的精子浓度:史旺解释,在怀孕初期(亦即所谓的「生殖调控时期」),某些环境化学物质可能会影响妇女,进而可能永久改变男性胎儿的生殖系统发育。她说:「生殖系统发育在子宫内受到的干扰都是永久性的。」
 
相对而言,男性精子在出生后受到的损伤是有可能逆转的,前提是不再暴露到这些有害的化学物质,例如吸烟或接触杀虫剂。史旺说,精子成熟需要大约75天,这表示男性基本上固定每两个半月就有机会恢复精子质量。
 
下降趋势的驱动因子是什么?
 
2017年和2022年的整合分析都没有探讨精子计数下降的原因,但其他研究显示,罪魁祸首可能是环境因素和生活型态因素,其中包括接触到干扰内分泌的化学物质(会模仿或扰乱身体的贺尔蒙)、吸烟、肥胖。例如有一项于2022年发表在《毒理学》(Toxicology)期刊的研究发现,工作期间暴露到杀虫剂,与精子浓度降低、精子游动力低落、精子的DNA损伤增加有关。还有一项在2019年发表于《人类生殖》(Human Reproduction)期刊的研究发现,过胖的男性往往精子浓度下降、总精子计数较低,活动精子也较少。
 
史旺说,根据新的整合分析,精子计数下降的现象也发生在中南美洲、非洲、亚洲的国家,显示全球各地都存在可能是元凶的生活型态因素和环境暴露。
 
至于新整合分析发现的精子计数加速下降,目前没人能确定原因。莱文表示,原因可能是化学物质的「混合效果」,意思是环境中有不同的化学物质添加在一起时,可能会放大彼此的负面效果,造成更大、危害更严重的影响。他说,精子计数下降的原因也有可能是「随时间累积的暴露」。
 
由于最新的整合分析涵盖50年的数据,所以史旺猜测,下降加速是因为环境化学物质一代代累积而造成的影响。还记得吗?妇女怀孕时,男性胎儿在子宫内会暴露到与母亲相同的化学物质和生活型态因素,例如不良饮食、吸烟、肥胖。但这些暴露的传播不会止步于此,它们的表观基因影响可能会传递给下一代,不仅是母亲,父亲也有可能传递给孩子。莱文指出,这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精子有扰乱子宫内男性胎儿生殖发育的因素。
 
随着愈来愈多世代暴露到这些环境化学物质和有害的生活型态因素,影响可能会持续累加。
 
敲响警钟
 
目前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来确认精子计数下跌的原因。与此同时,男性和女性可以努力保护自己的生殖健康,包括摄取健康饮食、规律运动、维持健康体重、避免吸烟,这些都是艾森博格会建议男性患者采用的方法。
 
史旺也建议,精明的消费者应该减少接触会干扰内分泌的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包括:邻苯二甲酸酯类(塑料制品和个人护理产品,例如指甲油、洗发精、头发定型喷雾)、双酚A(硬塑料制品、黏着剂、某些食物罐头的内壁涂料)、阻燃剂(家具和地毯)、全氟烷基化合物(不沾锅和抗污地毯)、杀虫剂(植物性食品和草坪保养产品)。
 
最后,莱文与史旺说,我们需要采取地方和全球行动,减少或消除环境中的这些化学物质。「我们应该找到办法来避免精子计数进一步下降,甚至扭转这股趋势。」莱文说:「我们绝对不能满足于现状,欺骗自己说人工生殖就是解决之道。」
 
编辑注:史黛西.柯林诺(Stacey Colino)是《计数下降》的共同作者,但她没有参与本文讨论的研究。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